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征途2征文大赛——风起时——征途真好玩

[复制链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8: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道理?”对面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听了苏云的话,竟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仰天大笑起来。

  “诶,伙计们,你们都听到了吗?道理……哈哈哈!”

  对面的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一时之间这街道上净是充满了嘲弄的声音。

  “道理?”那大汉一脸横肉都在抖,接着都猛地停下,恶狠狠的瞪着苏云:“跟你们这种废物一样的汉人,有什么道理可讲?”

  那大汉话一出口,不仅是沈威和苏云,就连街上围观的其余人也皆是脸色一变。

  这可是在中原!这一条街上,除了这群人可都是汉人,他们竟然如此大放厥词,真的一点都不将汉人放在眼里吗!

  事实证明他们确实不放在眼里。

  “查钢!”人群中有一个人喊道:“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的厉害!”

  那被叫查钢的正是刚刚言语放肆的大汉。他听了喊话,往地上啐了一口。

  “汉人就罢了,还是两个小屁孩!”查钢露出嫌恶的表情:“跟他们动手,你不嫌掉价吗!”

  人群中立马掀起一阵骚动。沈威被这侮辱的话语气的浑身发抖,手忍不住去摸随身佩戴在身上的长剑,却被苏云拦了下来。

  然而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落入了查钢的眼睛。

  “你个不知死活的,还想跟我动手!”查钢呲着牙,一脸的穷凶极恶,提起拳头就往沈威身边走。

  “站住!”

  一声怒吼让查钢停住了脚步。沈威和苏云也往声音的传来的方向望去,等看清楚来人后,不由得露出了喜色。

  刘文急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喘着粗气挺身站在了沈威和苏云面前。

  “这位大哥……你别急嘛……”

  刘文站在查钢面前,看着他深陷的眼窝,暗想自己果然猜的不错,这是一群蛮人!

  刚刚查钢的声音中气十足,刘文即便离的比较远,也是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所以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刘文心里已经有个底了。

  查钢的话语刘文自然也是听到了,他心里也是憋着一股子火,本来计划着从暗处冲出来,直接杀他个出其不意。

  可是,等看到查钢和他后面的手下的一瞬间。人数悬殊太大,对面浩浩荡荡站了有近百人,一个个都膀大腰圆的,一看就是练家子。

  而自己这边数来数去就三个人。如果硬碰硬,肯定是被人家当场就拿下。

  所以刘文决定先服个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之后有的是机会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蛮人!

  “呦,又跑来一个小鬼。”查钢不屑道:“怎么,想救你这两个小兄弟啊……”

  “说什么救啊。”刘文强颜欢笑:“我们两位兄弟一时没看清楚,把你的东西撞碎了,我们赔就是了。”

“赔?!”查钢和自己的手下们对视了一眼,嗤笑道:“你倒是个懂事的,好!那就赔!”

  沈威本以为刘文来了会二话不说直接砍,没想到他居然如此怂包的说要赔,更是气的要拔剑。

  “咱们现在打不过他。”苏云压声在沈威耳边说道:“刘文是对的。”

  沈威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硬是把冲到胸口的怒气又硬生生的压了回去,站在刘文身后一言不发。

  “那要怎么赔?”刘文说道。

  “看到那坛酒了没?”查钢指了指地上一坛已经被摔碎的酒:“这就是你那俩兄弟刚弄碎的。你给我配上个一百坛,今天这个事儿就了了。”

  一!百!坛!

  刘文使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忍住将查钢暴打一顿的冲动。这已经不是讹人了,这比讹人要恶劣一万倍。

  在一边看着的其余汉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查钢眼神里的愤怒又添了好几层。

  “大哥,这也太多了吧……”刘文连笑也扯不出来了:“一百坛,你就是卖了我也赔不起啊。”

  “赔不起……”查钢上前几步,直接揪住了刘文的衣服,怒道:“那你说什么赔!啊?”

  “不是……”刘文都快被查钢拽的离开地了,还是说道:“刚刚我这两个朋友,也不是故意要撞的。不是说……是你们撞的我朋友吗?”

  查钢一愣,随即刘文就像一块废抹布一样,被查钢狠狠扔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以为你是个懂事的,没想到都是一路货色!”

  查钢力气大的要命,刘文只感觉鲜血一下子顶上了喉咙,差点要吐出来。沈威赶忙上前将刘文扶起来。

  “居然狡辩说是我们撞到的你们?!”查钢瞪圆了眼睛:“怎么,是谁看到了?!”

  “没有没有!”“汉人真是狡猾!”“居然颠倒是非!”……

  查钢身后的蛮人们立马七嘴八舌的回应着查钢的话。查钢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喂……你们这些汉人,怎么不说话?”查钢听到了想要的答案还是不满意,冲到围观的其余人面前,大声吼道。
  大家都被查钢疯狗一样行为吓了一跳,忍不住像后退了几步。

  “看看你们这些汉人。”查钢啧啧道:“一个个畏畏缩缩的,连句话也不敢说!”

  包括刘文三人在内的其余汉人,都狠狠的瞪着这群蛮人,可是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说话呀!”查钢不依不饶:“到底有没有看到我们撞了那俩小孩的?”

  “有!”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居然有个声音回了查钢的话。而且还是明显的不给面子对着干的话!

  场面一下子陷入了沉寂。查钢的脸色倏地一下就变黑了。

  然而那个声音还没有惹到了麻烦的觉悟,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你们一大群人挤挤攘攘的过街道,一路上碰到了好多人。你们的酒也是因为碰到了这两个小伙子才打翻在地上的。这些我都可以作证!”

  刘文惊的睁大了眼睛。他想到了总有人忍不了这群人如此蛮横的做法,会发出反对的声音。

  可是他想不到的是,这个声音居然如此苍老!

  刘文不可置信的转头看,果然看到了一个已近古稀的老人。

  老爷子站都站不稳了,即便是拄着拐,腿还是直哆嗦。只是眼神依旧清明,看着查钢没有半点畏惧。

  “你说什么?”查钢沉下了声音,大步向那老人身边走去。

  老人一步都没向后退,站在原地说道:“我说,你们的酒也是因为碰到了这两个小伙……”

  老人的话戛然而止,不是因为他怕了查钢,而是他身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查钢一脚。

  “个老不死的!”查钢骂道:“是你老眼昏花了,没看清楚!我说是他们撞的就是他们撞的!”

  老人年事已高,就连站着都是一件体力活,更别说被人毫无保留的踹了一脚了。

  老人捂着腰哀嚎了一声,随即头一偏就晕倒了。

  “你这样太过分了!”已经有人看不过去,大声呵斥道:“他可是老人!”

“老人又怎么样?”查钢无所谓道:“还不都是他先瞎说的!一把年纪了还分不清对错,实在是可怜啊!”

“你说……是不是啊!”查钢一边说着,一边又在已经晕倒的老人身上狠狠的补了几脚:“老不死的……”

  这样的行为显然已经触犯了众怒。大家都牙痒痒的盯着查钢。

  “上!”

  “上什么上?”查钢听到了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叫声,转过身一看,两把明闪闪的长剑已然出现在自己头顶!

  是沈威和苏云二人!

  查钢来不及去拔剑,只能闪身往后退,可根本就躲闪不及,胸膛前的衣服直接被切成两半,只剩袖子挂在身上。

  “啊!”查钢惨叫一声,叫声还没停。却见一把长剑直指鼻尖,接着往旁边一划,自眼角到下巴立马被剌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

  “哼!”刘文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收了手:“在我们的地盘,劝你不要太放肆!”

  查钢痛呼一声,捂着被刘文划破了的半边脸,凶神恶煞的指着刘文三人。

  “你们居然敢……”查钢冲后面其余的蛮人大吼:“给我报仇!把这三人好好的教训一顿!”

  既然动了手,那刘文三人自然做好了一战到底的准备。

  蛮人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人破了相,气的呜哇乱叫。

  听到查钢下令,一边应着好,一边都拿出了家伙什儿,直直的冲向刘文而来。

  这么多的数量,刘文有些招架不住。还好,沈威和苏云在身边护着,倒也不算太难。

  “啊!冲啊!”其余的汉人看着刘文三人率先动了手,刚刚一直积攒的怒气猛地都爆发了。

  不管是会不会武功的,都抄起了家伙,甚至有拿着椅子的,都怒吼着加入了这场乱斗。

  可是这一头的蛮人们毕竟是锻炼过的,又怎么是平日做生意的汉人能打过的?

  再加上一旁的查钢已经简单的处理好了伤口,也狂叫着冲进人群一通乱打。

  很快,这边的汉人们都纷纷落败了。就连刘文三人也渐渐感觉吃力了起来。

  “小兔崽子!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查钢将目标对准刘文。

  刘文三人也立马配合在一起与查钢对抗。

  可是,即便是三个人的力量,也敌不过查钢。三人一次又一次被暴怒的查钢扔在地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16: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刘文几个瘫倒在地上,软的硬的都使过了,半点儿用也没有,他们几个心中暗恨,却实在没了招数。

  尤其是旁边还躺下一地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街坊邻居……他们可是为了自己才和蛮人动手的,刘文心中酸涩,到底还是自己技不如人。

  要是以前师傅和师叔督促自己练剑的时候,他没有想法设法的逃避过去……

  现在的情况也许就会好一点儿了。

  沈威却突然怔怔开口:“师叔……?是师叔,你怎么过来了?”他的声音猛地变得焦灼起来:“师叔,你别再往过走了,这边危险!!快回去,回去!”

  刘文抬起头来,心头一跳,师傅怎么这个时候给过来了?

  别把他俩给一起卷进麻烦里了……

  苏云在旁边疑惑道:“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不是那个道姑绣玉?”

  可不是嘛,师傅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就是那个道姑绣玉,他俩怎么相跟到一起的?

  想起绣玉叫师傅师兄的事情,刘文就又是一头雾水。

  沈威还在那里着急的大呼小叫,刘文却瘫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嘴也懒得张一下。

  沈威在这儿叫了半天,蛮人那边早就听见了,那堆人明摆着就是要过来找茬的,放在眼前的肥肉还能白白放过?
  师傅很少练武,每天都只是背着个小木箱子走来走去的给人看病,也没听人说过他医术有多好,想必也就是和自己的功夫一样,稀松平常而已……

  先养足力气,等师傅他们走过来之后再说吧。

  师傅和那个绣玉越走越近了,他蹙眉看着地下躺着的一大堆人,摇了摇头。也没去搭理蛮人那边,朝刘文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沈威气苦,埋怨道:“看到你师父过来了也不拦着点儿,现在好了吧?一会儿也得躺这儿了,今天出了四个就躺下四个,让我师傅可怎么收拾啊?”

  令他们吃了一惊的是,蛮人那边竟然没有什么动作,刘武和绣玉似乎也全然没把那些蛮人放在眼里,旁若无人的走了过来。

  刘武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少年,挑了挑眉:“三位少侠,能起的来么?”

  刘文耷拉着脸:“师傅,都这会儿了,你就不要挖苦我们了……那些蛮人似乎打伤了我们的关节,你拿针给我们扎一扎,实在是太痛了,一时半会儿起不来身呢。”

  刘武慢悠悠地从药箱子里取出银针来给他扎了几下,刘文一下感觉到身体舒畅了许多,真气又毫无滞涩的流转起来。

  刘文从地上一跃而起,他颇为惊喜:“师傅,没想到你医术还挺不错的嘛!”

  说话之间,绣玉已经把其余两个人都从地上拉起来了,她闻言挑了挑眉:“师兄的本事,何止是不错啊,明明超凡脱俗好么?”她的声音甜腻极了:“我说的没错吧,师兄?”

  刘武只是淡淡的:“现在早就已经不是当年了,别再扯这些废话了,快点儿动手把人都拉起来吧。”

  绣玉咬了咬唇,还是有点儿不甘心,却也没再说什么。和刘武一左一右的,男人施针,女人上药,把在场所有的伤者都救治妥当了。

  刘文和沈威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沈威呆呆地开口:“师叔他,他原来医术这么好的么?”

  刘文也是目瞪口呆:“不知道啊……以前也没见过他这个本事啊!”

  师兄弟两个面面相觑,谁也摸不着头脑。

  苏云扯了扯那两个人,小声道:“你们看那蛮人……那个查纲,他是不是很害怕你师父啊?”

  刘文和沈威齐齐扭过头去,两人细看那蛮人的神情,果然不错……

  那刚刚还勇猛异常的男人,此时竟露出了一股瑟缩之意。

  这是怎么回事儿?

  绣玉娇笑:“师兄,你看那个蛮子,眼熟不眼熟啊?我好像见过他,就在当年”话说到这里,她又突然戛然而止,掩嘴笑道:“看我,孩子们还在这儿呢,我就要没遮没拦的开始话当年了,这可不行,该罚,该罚。”

  刘文几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同样的交集,心中暗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绣玉身上的谜团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儿……

  开始他们还以为这道姑是势弱被欺负的那一方,可后来发生的这些事儿却告诉他们,明显不是那么回事儿嘛。

  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女人既柔弱又文雅,现在所有截然相反……如果说这个女人真的是刘武的师妹,那沈北就应该也是她的师兄。

  但沈北又完全不像是认识这个师妹的样子……

  反正就是怪怪的。

  刘武听绣玉这么说,这才第一次抬头好好打量了一下那边的蛮人,挑了挑眉:“是有点儿眼熟啊……还是那批老面孔啊”他感叹道:“都老喽,到底还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啊。”

  查纲竟然不敢和刘武对视,只是狼狈地挪开了眼神。

  刘武不以为意,转过来对着三个人说道:“行了,别在这儿傻站着了,你们几个不是天天都嚷嚷着要去参加论剑大会么?”

  他有些无奈:“就你们几个现在这个水准……让我怎么怎么放心的下啊!快去练剑!”

  刘武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表情已经变的凶恶起来。

  刘文瞥到后面那几个蛮人竟然准备悄悄地逃走,刘武的耳朵轻轻地抽动了一下,显然,他也发现这个事情了。

  却没有再搭理那几个人,只是严厉地盯着眼前这几个少年人。

  刘文几个只好耷拉着脑袋往回走,走过了街角,苏云这才谨慎地开口:“我说,你们刚刚看到了么?”

  “什么?”

  苏云小心翼翼地说:“你俩都说,刘师傅他没什么本事,基本上看不到他练剑,也从来没见过他使功夫。平常没事儿就去走街串巷冒充一把郎中,医术也是稀松平常……”

  他努了努嘴:“你俩对自己师门里的长辈了解的还不如街坊邻居们多……你们没看到么。今天街上那堆人,看到刘师傅过来,一个个都如释重负一样,跟看见救星似的,最后那些蛮人偷偷溜走时,一个个脸上也都是那种似乎理所应当的表情。”

  沈威嘟囔着开口:“你也主意到了啊?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呢……”

  刘文揶揄他:“唉,我们的沈大公子都看见了,那估计这世界上没看见的人也没几个喽。”

  沈威闷闷道:“师叔的医术是真的好,他只是拿着银针在我身上扎了扎,我一下就感觉整个人都舒快多了。你们说,”他停住了脚步:“师叔他会不会功夫也很好?所以才把那些不可一世的蛮人吓跑了。”

  刘文脚步没停,只是摇了摇头:“你自己就是练武的人,你练了这么多年剑,还不知道什么叫一日不练十日功么?”

  苏云接口:“对,功夫这种东西,一天都不能断的,你们每日都和刘师傅生活在一起,如果他一直都没有练功,即使以前的功夫极好,现在也不行了……”

  苏云有些八卦地开启了另一个话题:“你们说那个绣玉和刘师傅是什么情况啊?我怎么感觉,有点儿……那个?”

  刘文白了他一眼:“哪个呀?没有的事儿,你没看到我师傅一直都懒得搭理那女人么,而且我现在也不太喜欢那个女人。”他皱了皱眉:“总感觉,那个女人不太正派……”

  沈威赞同地点点头:“对,那个李雯的感觉怪怪的,我总觉得是绣玉做了点儿什么手脚进去。”

  几个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家门口。沈威大喊:“师傅,我们回来啦!家里有饭么?饿死了。”

  没人应答,刘文早已经去厨房转了一圈,出来摇摇头:“灶头上什么都没有,师伯是不是又睡过头了?哈哈,还是他又偷喝咱们去年酿的七日醉了。”

  沈威撇撇嘴:“咱们酿的那个哪里够的上七日醉的边儿啊,就是劲儿稍大些的土酒罢了。你俩先自己整点儿饭食,我去看看我师傅在哪儿躺着呢,别又着凉了。”

  刘文拉着苏云去了厨房,叉腰大笑:“哈哈,你这个大少爷,还没见过灶头长什么样吧?今天小爷我就带你好好见识见识,去,先给我活个面!”

  二人正嘻嘻哈哈地打闹着呢,突然听到书房那边传来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把二人吓的齐齐打了个哆嗦。

  苏云咽了咽口水,“这是?”两人对视一眼

  顿时齐齐大叫:“是沈威!”

  刘文转身踏着游龙步踏着房顶便飞了过去,一进门刘看到沈威趴到在沈北身上哀声痛哭,声音极为凄厉,心里重重一颤。

  他上前一步颤抖着把手放到了沈北的脖颈上。

  果然已经没了跳动……

  刘文的心瞬间凉了,是谁干的?这么大的胆子!?

  是谁杀了他的师伯!!!

  苏云这才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也怔住了。

  良久才上前看了看沈北的模样。

  他竟然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苏云怔怔开口:“他身上插的这是谁的针?”

  针?

  刘文和沈威同时看去,心头重重一跳,这是刘文他师傅刘武的针……

  上面还有那个骚包弄的专属标识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统计|小黑屋|
网络文化经营:沪网文(2017)8450-629号;增值电信业务:沪B2-20050107;互联网出版:新出网证(沪)字008号;

GMT+8, 2024-6-16 09:33 , Processed in 0.023618 second(s), 7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