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906|回复: 21

征途2征文大赛——剑破征途——古东

[复制链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发表于 2018-8-13 18: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灬所谓伊人丶 于 2018-8-15 16:40 编辑

论剑大会
时值晚秋,寒风飒飒,落下一地的金黄。镜湖山庄失了本有的亮丽颜色,只剩那一棵棵青松翠绿依然,屹立不倒。

无人知晓这肃杀般的秋景为何这般早来,正如无人知晓那最终会让自己窒息的对手是谁……但五年一度的论剑大会如期而至,这使得原本寂静清冷的镜湖山庄也变得有些热闹起来。

独孤倾城在角落里蹲在地上拔着草,背上背着的是一把剑柄上镶嵌有红色宝石的铜制云霄剑。他百无聊赖地观看着论剑大会各个用剑高手之间的对决,看似漫不经心,但每一个剑手的剑术他都基本熟稔于心。在角落里看了将近一个时辰,独孤倾城自言自语道:“父亲说的不错,论剑大会果然高手云集,只不过这些高手比起父亲来,还是逊色了些。”

独孤倾城是独孤一城收来的养子。独孤一城虽自称是一介平民,不过是拥有一个隐秘的神隐山庄的庄主罢了。他多年来低调为人,若无大事绝不迈出山庄一步,但他的剑术无人能敌。

这也是为什么独孤倾城愿意多年都留在山庄里跟养父学习剑术,而对向往已久的山下生活止步于幻想。即便是今日应父亲之允,来到了这镜湖山庄观看论剑大会,见这高手云集,仍然觉得还是自己的父亲剑术了得。

“高兄,承让了。”这位执一把金剑的高手在几个回合下来,赢了不少场对决赛。此时大会上的气氛凝重,无人喧哗,只能听得一些微弱的声音,似乎是在对这个高手表示畏惧之意。

“云让大师又胜出了,那么下一个挑战他的人会是谁呢?”擂台上的裁判激动地看向台下的高手们,怎知原本热闹非常的大会此刻寂静无声,人人面面相觑,但就是没有人出来应战。

这云让生性嚣张跋扈,大会上的人都不怎么愿意接触他。尤其是他在赢了比赛后的表现,更让人觉得耻辱难当。

倘若无人再敢应战,那么这一次的论剑大会冠军得主,便是云让了。大家都不想让这个眼高于天的人当上擂主,但事实就是,无人能与他为敌。

此时的云让站在擂台之上,神色泰然自若,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几乎认定自己便是这次大会的赢家。看着台下有心无胆的高手,他心中很是得意,露出了一抹不可一世的微笑。

“既然如此,不如让晚辈来试试吧?”独孤倾城轻轻一跃,便稳当地站在了擂台上,台下一片哗然。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竟敢挑战云让?”

“年少轻狂,且看他如何输得心服口服吧。”

“看到他背上的那把剑没有?不过是一把破铜烂铁,怎能与云让的金剑相匹敌?”

虽然大家都不想承认,但云让确实是这次大会上表现最佳的剑手。就连他那把镀金锻造的长剑都仿佛是在向世人宣称,他云让才是天下第一剑手。

所以现在贸然出现一个不知名的年轻小子,大家都不过是当个笑话看罢了。反正也没人敢上前应战,不如就看着这个毛头小子如何输得一败涂地。

“敢问阁下是?”云让略微有些惊诧,不过片刻,那嘲笑的神情便涌上面来。现在也就只有这种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敢贸然上来对决,他的出现不过是给自己锦上添花罢了,这次的擂主必是自己无疑。

独孤倾城朝他鞠了个躬,起身面带微笑侃侃而道:“晚辈姓独孤,名倾城,见云让前辈剑术高超,心生钦慕,故斗胆向您讨教几招。”说完,他咬着自己拔来的一根狗尾巴草,好生随性自若。

“如此甚好,那我便不客气了。”云让脸色一狠,说时迟那时快,将金剑拔出鞘不过眨眼之间。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的金剑便直指独孤倾城的脖颈,剑锋是那样的利,仿佛是要告诉他,自己要解决掉一个小辈,简直是易如反掌。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独孤倾城面对其突入而来的一剑早就做好了接招准备,他纵身一跃,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剑。同时拔出了自己的云霄剑,使出了养父教自己的直冲云霄招式,顷刻之间便躲过这致命一招,又越过云让的重重阻碍来到云让身后。

云让一时不禁有些失神,看来是自己大意了,自己已经用了七分力道,然而这小子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快得多,现在是自己处于下风,因为独孤倾城这一剑,此刻就架在自己的肩上,他的这把铜剑透出的冰凉,一点也不像普通的破铜烂铁般毫无杀伤力。
“前辈,承让了。”独孤倾城将剑背一转,便直直刺向了云让的心脏位置。

几乎是在一瞬间,台下的人不禁发出一声惊叹,都以为这下云让要死在这把不起眼的铜剑之下。

论剑大会之所以如此有号召力,就是因为在大会上论剑,是需要以自己的性命为参加条件的。无论是赢是输,是生是死,一切皆由自己负责。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铜剑落地,独孤倾城潇洒地交叉起双臂,退后几步。面色淡然地看着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的云让。

“他竟然……放过了这个机会!”

云让听到铜剑落地的声音,先是惊愕万分,而后怒目圆睁,转过身瞪着独孤倾城。

“你,为何要饶我一命?”云让难以置信,今时今日的自己,会输给一个不知名的毛头小子,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居然会饶自己一命,实在耻辱!

“我独孤倾城向往论剑大会许久,但有一点,我从不觉得论剑大会需要押上自己的性命做赌注。高手过招,要的不过是一个痛快,何必要打打杀杀闹得你死我活?”

独孤倾城在众人不解的眼色中捡起自己的铜剑,徐徐走下擂台。他只参加了这一战,但就是这一战,让他在论剑大会上一鸣惊人,从此开启了自己不平凡的大侠征途。


544

主题

5561

回帖

2万

论坛币

武圣初级

Rank: 8Rank: 8

积分
7212

征战天下闪耀七夕征途新兵

发表于 2018-8-14 11: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啥时候又出了征文这个活动,都不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16: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少解密

独孤倾城走得潇潇洒洒,丝毫不拖泥带水,既没有留下来迎接众人赞叹目光,也没有站在擂台上接受颁奖。

即便他不在擂台上继续守擂,大家心里也都清楚,从他跟云让的对决看来,这次论剑大会上的其他剑手,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前潘相的遗子潘泽森终于从远处的大榕树背后走出来,身后的小厮上前问话:“公子,这下可是寻到了?”

潘泽森点了点头,收起了手中的折扇,“总算是找到了。”

“那现在可放心了?只要将这位少侠收入麾下,来日光复我朝,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小厮为自己的主子感到高兴,不禁喜上眉梢。

“但是,这位少侠有点可疑。”潘泽森并没有因为自己寻到这位武术顶级的剑手而高兴,反而觉得他的剑法十分熟悉,皱起了眉头,认真回想着是否曾经见过。

小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了挠后脑勺,“公子,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你可还记得我与你提起过的剑圣——独孤一城?

“记得,公子说过,那人是不可多得的用剑高手,天底下没有几人能比得上他。”

潘泽森边走边往擂台上观望,“今日我见独孤倾城的用剑路数,与当年的独孤一城竟然十分相似,几乎是如出一辙。”

小厮也不禁瞠目结舌,结巴了起来,“公子,您,您是说……”

“没错,我觉得他很有可能是独孤一城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弟。”潘泽森这下眉眼都舒展开来,“倘若我的猜想没错,只要找到这位少侠,就有机会再见到独孤一城了。当年的重重谜团,也就能一一解开。”

“小的今天就会差人去寻,定早日为公子办好这件事。”小厮弯腰鞠躬,十分诚恳道。

怎知潘泽森这下摇了摇头,“不了,这个人,我必定是要自己去请来的。无论他是不是独孤一城的关门弟子,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言毕,潘泽森带着小厮上了马车,在沙尘四起中奔驰而去。

话说独孤倾城,自论剑大会结束后,便迫不及待地回到了神隐山庄。

翠绿的青松围绕在宅子四周,秋菊在院子里争妍斗艳。神隐山庄与镜湖山庄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色,在这里丝毫看不见肃杀的晚秋景象,反倒更添几分生机。

独孤一城养的画眉鸟此刻在鸟笼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上下乱窜,仿佛是在迎接独孤倾城回家。

“小画眉,父亲上哪儿去了啊?”独孤倾城没看见父亲的身影,拿起小米粒逗画眉鸟玩儿。

“倾城,你回来啦。”丫头落音见到独孤倾城回来,高兴地蹦跳着出来迎接他。

“落音!”倾城见到家里人也很是高兴,冲过去抱起她转了好几圈。

“哈哈,哈哈,倾城公子可当心些,落音怕摔着。”落音开心地大笑。

独孤倾城赶紧把落音安全地放到地上,“你呀,还是这么轻,怎么不多吃点?”

“倾城公子不在,落音吃饭都觉得没意思了。”落音说着就嘟起小嘴,一番可爱模样惹人心疼。

独孤倾城伸出手捏了捏落音的脸蛋,“你就这么挂念我?”

“那可不是?你走了,老爷吃饭的时候都不爱说话了,让我跟着好生无聊。”落音想起了独孤一城每日吃饭时眉头紧皱,闷闷不语的场景,自己就浑身打颤。

“那现在我回来了,你岂不是高兴地要多吃几碗饭了?”独孤倾城不禁失笑,小小落音丫头年纪虽小,但也是在神隐山庄长大的,和自己情同兄妹。

“公子又取笑落音了,不和你说笑,我得去生火做饭了,不然老爷回来又要骂我。”

落音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独孤一城的声音,浑厚低沉,“我只不过走开一会儿,倾城刚回来,你这丫头就跑到他跟前说起我的坏话来了?”

虽然独孤一城假装出生气的样子,但难掩他话语里的笑意。

“没有没有,老爷,我可什么也没说。”落音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摆摆手,站到了独孤倾城身后。

“是啊是啊,落音丫头可乖了,我刚回来她就跟我说老爷这几日对她好着呢。是吧落音?”

“就是就是,老爷你瞧,倾城公子可不会说假话。”落音见有人帮她撑腰,也就稍稍放心了些。

“你们两个,以为我傻么?我怎么会不知道每次你们当中有人闯祸,另一个就会帮忙打掩护?哼,真是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糟老头子!”独孤一城佯装发怒,吹胡子瞪眼。

然而这不仅没吓到俩人,反而逗乐了他们。

独孤倾城笑着走到独孤一城跟前,郑重地说道:“父亲,我回来了。”

独孤一城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盯着他道:“回来就哈,真担心你被山下的花花世界迷了去,要弃我们山庄而不顾了。”

“怎会?”独孤倾城从没听过父亲坦白自己内心的担忧,有一些吃惊,“我自小便在神隐山庄长大,无论今后走向何方,这儿始终是我的根儿。”

独孤一城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能这么想,再好不过了。”

独孤倾城朝一旁的落音丫头使了个眼色,落音识相地悄悄去厨房忙活晚饭了。

“父亲,这回论剑大会……”

“先坐下,再说。”独孤一城摆了摆手,示意他一同坐在厅堂中。

“父亲,论剑大会真的是很精彩啊。”独孤倾城回想起自己那天的所见所闻,眼里仍然冒着光。

“你觉得如何?”独孤一城端起茶盅,浅浅地抿了一口浓茶,不禁啧啧感叹。

独孤倾城嘴角弯起笑了笑,“确实如您所言,论剑大会高手云集,不过……”

“不过什么?”独孤一城仍漫不经心地捣腾自己的茶盅,看着碧绿的茶水随着茶盖的轻抚而碧波荡漾,有些出神。

“我觉得,论剑大会虽然聚集了天下好剑手,但依我看,他们的剑术比起父亲来,还是相差甚远。”独孤倾城说到此处,不禁露出自豪的神情来。

独孤一城看着养子为自己的剑术感到自豪,心里有点暖意升起,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放下了茶盅,直视着独孤倾城,“倾城何出此言?”

“我虽不才,但也跟从父亲学了十几年的剑术,无论是运气,还是招式,那大会上的剑手都稍显逊色。这令我感到有些惜。”独孤倾城垂下眼眸,看不清其中的眼神。他刻意漏掉了自己在大会上一显身手的细节,因为走之前父亲跟自己说过,不可在外显露身手,招人注意。

“剑术本就不是一日之功,大会上的这些人,倘若能够专注于剑术修炼而不是到处比试武功,恐怕成就会比现在高得多。”

“父亲的意思是?”独孤倾城不解地看着父亲,独孤一城的神色叫人捉摸不透。

“我此番让你去看论剑大会,是想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上永远有人比你自己更厉害,只是你还不知道罢了。”独孤一城又端起了茶碗,一口饮完,而后继续说道:“另外,就是学武之人,切记不能三心二意,专注于武术的修炼才是正道。否则即便等级再高,终有一日会被别人打败。”

独孤倾城想起那日的云让,点了点头,“知道了,父亲。”

落音突然急急忙忙跑过来,“倾城公……公子,门外有人找你。”

“找我?会是谁啊?”独孤倾城一脸迷茫。

落音直直地看着他,答道:“来人说自己是潘府的少爷——潘泽森。

“什么!”独孤一城立即站起身,神色凝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44

主题

1万

回帖

6154

论坛币

武馆馆主

征途八卦协会会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0628

龙的传人论坛元老助人为乐论坛版主绝代佳人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我是大财主专坑队友神笔马良征途精英边境霸主灌水之王活跃会员征途新兵

发表于 2018-8-17 07: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懂啊,征文规则也没说,直接来两段文
欢迎爆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09: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水 发表于 2018-8-17 07:55
没看懂啊,征文规则也没说,直接来两段文

这是以前的活动征文 现在发出来赏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44

主题

1万

回帖

6154

论坛币

武馆馆主

征途八卦协会会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0628

龙的传人论坛元老助人为乐论坛版主绝代佳人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我是大财主专坑队友神笔马良征途精英边境霸主灌水之王活跃会员征途新兵

发表于 2018-8-17 09: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哦
欢迎爆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8-20 07: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难言之隐

“父亲,怎么了?你认识这个人吗?”

“落音,快去告诉那个人,让他赶紧离开这儿,咱们闭门不见客。”独孤一城难有这样急躁的模样,吓得落音赶紧跑去关门拒客。

“父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人为何来找我,你又怎么会如此抵触他?”独孤倾城见父亲这般着急,心里更是多了许多疑惑。

“你是怎么招惹到这个人的!”独孤一城难得地真正对他生了气,此刻满面通红,全身微微颤抖。

独孤倾城思索片刻,摇了摇头,“抱歉父亲,我真的想不起来自己与这人相识过。”

“罢了,我就不该让你下山的……”独孤一城叹了口气,仰望着头顶上的浩瀚星海,神情凝重到极致。

“父亲,我做错了什么吗?”独孤倾城不解地看着父亲,渐渐想到自己那日在论剑大会上的种种表现,许是那时候就被人盯上了也不自知。他突然有些愧疚,觉得自己过于鲁莽给父亲惹来了麻烦。

独孤倾城朝父亲鞠了一躬,“既然对方是来找我的,那就让我去把他赶走吧。”

“你不许出去!”独孤一城拍了一下桌子,愤怒不已。

“可是……”

“不好意思了二位,我不请自来,实在打扰。”怎知潘泽森带着小厮自行闯入,落音丫头吃力地跟在后面,看来是没有拦住来客。

独孤倾城脸色很不好,尤其是现在发现独孤一城的脸色铁青,仿佛如临大敌。

他站上前,行了个礼,“这位兄台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山庄闭门谢客。兄台请回吧。”

潘泽森对这个情况好像早就预料到了,倒是一点也不愠怒,“不要紧,我来本是为了寻独孤倾城小兄弟,但没想到,我遇见了更想找的人呢。”

潘泽森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独孤一城,“前辈,好久不见。”

“你给我从这出去。”独孤一城脸色一沉,做出了一个请客离开的手势。

“看来独孤前辈记得我,那您还记得当年的重云帝吗?”潘泽森也沉下脸来,仿佛面前的独孤一城是自己的死对头。

“我不认识你。”独孤一城脸部紧绷,青筋暴露,捏紧了拳头,仿佛随时就要爆发。

“前辈,你无需再躲,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你们。当年你……”潘泽森还未说完,独孤一城就使出拳头直直朝他冲过来。

在拳头快要碰到潘泽森的时候,独孤一城停下来了。

潘泽森此时脸色苍白,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其实不善武力。倘若这一拳没有及时停下来,自己绝对会整个脑袋瓜儿都碎掉。

“前……前辈,你为何……”潘泽森被吓得一愣一愣,话也说不全了。他惊愕地盯着此刻凶神恶煞的独孤一城,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还记得第一回见到独孤一城的时候,是在许多年前的镜湖山庄论剑大会上。那时的独孤一城气势磅礴,潇洒自然,剑术高超却不好比试。当时的潘泽森不过十岁有余,却因为看独孤一城舞剑而久久没有忘怀。在他心里,独孤一城是个放荡不羁的大侠,不可替代!

可现在,这位自己曾经的崇拜对象就这样毫不客气地对自己用拳,心里不禁有些黯然神伤。

他瞧不起自己吗?竟然连剑都不肯拔出来。

独孤一城维持这个姿势良久,而后才慢慢放下了拳头,语气变得缓和,“我知道你的来意……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着。你出现的时候,我还没办法接受。”

“独孤前辈……”潘泽森眼神变得柔和,原来一切都还一样,独孤前辈仍然是自己最崇拜的模样。

“父亲,倾城不明白,你们之间是有什么过节吗?”独孤倾城仍然一脸迷茫,看着落音丫头同样疑惑不解的神情,便知道这件事只有父亲和这位公子知晓了。

独孤一城意味深长地看了独孤倾城一眼,然后朝潘泽森做了个揖,“潘公子只需回到府中,你所希望的,很快就能看到。”

潘泽森吃惊地看了他许久,慢慢露出了释怀的笑容,“这些年,辛苦前辈了。那我就静候佳音。”而后潘泽森又满意地朝独孤倾城笑了一笑,“倾城公子,来日再会。”言毕,带着小厮快步离开了神隐山庄。

独孤一城神色讳莫如深,支开了落音丫头,开始把陈年往事娓娓道来。

“倾城,你一直说我的剑术高超,不是么?”

独孤倾城点了点头,不明所以,“是的,父亲。”

“剑圣的剑术怎能丢人呢?”独孤一城说到此处,自嘲般笑了笑。

独孤倾城听到这句话,踉跄了一下,重新站稳后才反应过来,“您就是传说中的……剑圣?”

“不错,正是老夫。”

“那为何您要隐居在神隐山庄中?”独孤倾城此刻心里疑问重重,但最好奇的还是为何传闻中的剑圣要隐瞒身份长年居住在偏僻的山庄里,不再过问世事?

明明,他有大好前程,以独孤一城的剑术和气度,他本可以一统江湖。

“那是因为当年时政动乱。景炎三年,灵帝幼子重阳登基,然其年纪尚小,苏太妃又与世无争,朝廷上下人才凋零,没人能辅佐幼帝重云。可那宁王却独揽朝政大权,位如副帝。”独孤一城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似乎是回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这与潘公子来找您的原因有关?”独孤倾城听得云里雾里,还不明白其中缘由。

“对,因为我掳走了重云帝。”

“什么!”独孤倾城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惊讶,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养父原来声名显赫不说,还干了一件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当时也是有点年轻气盛,行动鲁莽,什么后果也没考虑过便掳走了幼帝。”独孤一城有点惭愧地垂下了眼眸。

“为何要掳走幼帝?重云帝如今又在哪儿呢?”独孤倾城按捺不住内心的疑问,一骨碌把自己的疑惑都吐出来。

独孤一城指了指后院的位置,默而不语。

独孤倾城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顷刻间便明白了独孤一城的意思。

“竟然是他!”

独孤一城点点头,右手放在背后,抬头看着天空。

“倾城啊,这个山庄,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带着重云,回到京都,去找如今的潘府相国潘泽森,你们一起辅佐重云再度掌握大权。这是我的夙愿。”

独孤一城说这番话的时候从头至尾没有看独孤倾城一眼,但是不知道为何,独孤倾城仿佛在养父眼里看到了泪光。

他突然觉得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什么谜团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完成父亲的心愿。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养父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迟早有一天他会远走高飞,飞到他想去的世外桃源……

而现在,到时候了。

“是,孩儿一定不负父亲嘱托。”独孤倾城做了个揖,低垂的眼皮之下,是他略带微光的眼眸。

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见。父亲,珍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8-20 07: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到京都
独孤一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神隐山庄。

落音丫头闷闷不乐,有点责怪庄主一声不吭就走了。而现在就连独孤倾城也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带着打杂小厮阿云离开。

“公子真坏,你们都走了,留下落音一个人,怎么守这偌大的山庄啊?”落音丫头撅起小嘴儿,扯着自己的衣服下摆,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落音乖,我去京都办点事情,等办好了就会立刻回来找你,好吗?”独孤倾城面对着这个可爱的小丫头片子,隐隐有些不舍。

被叫做阿云的小厮此时神情有些不自然,站在原地有些不安分地跺着脚。

“阿云,你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落音注意到了阿云的不自然,疑惑地问他。

阿云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没什么,落音姐,你只管听公子的,好生待在山庄里,这里很安全。”

“你们都要给我早点回来,知道吗?”落音天真地嘱咐他们,似乎以为这只是一场短暂的离别。

阿云眼眶有些湿润,点了点头,不敢出声。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庄主住在神隐山庄这么多年,突然被告知要回去京都执掌大权,一时间无法适应。

怕是永远不会再回来这里了。

“阿云,我们该启程了。”独孤倾城怕再拖下去就更舍不得走了,赶紧背过身让阿云跟上自己的脚步。

他头也不回地摆摆手,大声喊:“落音,等我回来!”

京都城内,行人络绎不绝。

街道两旁是各种各样的小摊,有卖丝线的,卖胭脂的,卖绣花鞋的,卖烧饼的……小贩们在小摊前卖力吆喝,有客人来时便喜气洋洋地介绍起自己卖的东西。

路上可以见到普通人家的孩子蹦蹦跳跳,富贵人家的小姐带着丫鬟娇娇怯怯地小碎步慢走,有学识的公子哥在茶楼上看向窗外。
这么繁荣热闹的景象,让两个长年住在山上的少年瞪大了眼,想要努力把眼前的景象刻画在自己的脑海里,唯恐日后再也看不到了。

一个提着糖葫芦棍儿的小贩路过二人,阿云停下了脚步,痴痴地看着小贩手里那红彤彤的冰糖葫芦。

“阿云想吃吗?”细心的独孤倾城发觉阿云馋嘴的样子,赶紧拉着他去小贩跟前买了两串。

“一串给阿云,一串给我。”独孤倾城朝阿云孩子气地笑了笑,一口一颗冰糖葫芦,吃得不亦乐乎。

阿云小心翼翼地接过冰糖葫芦,咬了一小口,惊呼道:“好甜啊~”很快,他就收起了笑容,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倾城哥哥,我以后会不会再也吃不到这样美味的冰糖葫芦了?”

见到阿云担忧地皱起了眉头,独孤倾城弹了一下他的眉头,“想什么呢?当然可以了,你可是当今圣上,想吃什么好吃的都可以。”

“可是……我听落音姐姐说过,当皇帝一点也不好,不自由。”十五岁的阿云抬起头,天真地望着比他高一个头的独孤倾城。

独孤倾城也跟着心疼起来,他何尝不知道身在帝王家会失去多少自由。那么多文武百官日日盯着你,那么多随从侍卫时时跟着你,无论你做什么说什么,一举一动都是活在别人眼皮底下的。帝王看似位高权重不可一世,但其实,也孤独得很。

“只要你的心一直向往自由,到哪儿都会一样,就像庄主一样,明白吗?”独孤倾城现在能做的,就是多宽慰阿云,或许就像阿云说的,他今后的自由生活真的会一去不复返。

可他怎么忍得下心告诉阿云,你要去的地方冰冷又残忍。

“倾城哥哥,我们要去找的人在哪里啊?”到底年纪小,没过一会儿阿云便觉得不那么忧愁了,笑容满面,十分灿烂。

“嗯……我们要去相国府。找如今的相国大人潘泽森,他会和我一起帮助你,送你入京。”独孤倾城这下回过神来,发现此行不易,任务艰巨,不自觉愁云罩上了眉头。

“听起来,这位相国大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阿云眨巴着一双清澈的星目,一脸崇拜。

独孤倾城不禁有些汗颜,明明是你这孩子最厉害好不好?你可是万人之上啊……

算了,跟他解释他现在也不明白,等到时候他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都跪拜自己,大概就能体会什么叫做厉害了。

“我们走吧,马上就到相国公府了!”独孤倾城背上行囊,大步流星,阿云跟在后面,俩人步伐一致,就连摆幅都一致,看起来相当协调有趣。

当俩人站在相国公府门前时,才知道什么叫做气派。

有专门的小厮出来迎接俩人并进去通报,二人站在迎客厅,有些无措地四处张望。

“倾城哥哥,这里的装潢好气派啊!”阿云小声惊呼,生怕自己音量一大就把房梁给震塌。

“相国公府的建筑怎能马马虎虎呢?不过相比之下,这相国公府更显朴实,不似别的王公贵族的府邸。”独孤倾城细细欣赏着建筑的构造,这座府邸虽然气派,但论时新度,似乎更像是上一代遗留下来的,而新添加的一些建筑细节却质朴简单。

看来父亲说得不错,这位小潘相国确实忧国忧民,不好奢华。

“微臣接驾来迟,望陛下恕罪。”潘泽森三步并作两步地迎上来,见到阿云第一眼就连忙跪下认错。

阿云被吓了一跳,不知道有这么大仗势。独孤倾城赶紧把潘泽森扶起来,说道:“小潘相国不必多礼,阿云尚未适应,你这样会把他吓着的。”

潘泽森恭恭敬敬地看了阿云一眼,果真如独孤倾城所言,阿云浑身微微颤抖着,显然是吃了一惊。

“是微臣考虑不周。”潘泽森略带歉意地起身欠了欠身子。

阿云歪着脑袋打量这位小潘相国的身形,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相国大人。”

“臣,臣在。”潘泽森突然脸色肃穆,做好了听从吩咐的准备。

“你的衣服真好看!”阿云说着便咯咯笑起来。

潘泽森愣在原地,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独孤倾城打破了这种奇怪的氛围,转移话题,“相国大人,之后我们该怎么做?”

潘泽森恢复了原本冷峻的脸色,语气如蒙了霜般凝重,“这段日子就辛苦少侠了。我会安排少侠潜入各大场所,那里时常有重大官员出没。少侠需要暗中监视他们,从他们身上获取对我们有利的线索。”

“好。”独孤倾城眼色凛冽,扶重云帝再次登基,这项任务犹如千斤重石压在双肩之上,让他惴惴不安,却不敢有丝毫松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5

主题

9548

回帖

6837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064

征途新兵征途小蜜蜂专坑队友灌水之王妇女之友边境霸主活跃会员段位狂人征途精英我是大财主

发表于 2018-8-23 18: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来看看
游泳健将就是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1万

回帖

1万

论坛币

武神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45

龙的传人表情包大王征战天下论坛元老助人为乐闪耀七夕征途精英绝代佳人论坛版主征途新兵灌水之王征途小蜜蜂男神收割机专坑队友活跃会员妇女之友我是大财主边境霸主我是大土豪段位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灬所谓伊人丶 于 2018-8-24 16:16 编辑

龙凤楼
天朗气清,在京都,秋天的凛冽似乎来得更猛烈些。路上的行人都早早披上了薄薄的貂裘,平日里的衣衫已经不足以御寒。

独孤倾城伪装成了潘泽森的小厮,紧跟在他身后。今日独孤倾城换上了一身与往常不同的深蓝色丝绒便衣,虽不及潘泽森穿着打扮的那样大气,但与众不同的气质也十分抓人眼球,一路上引来不少人注目。

潘泽森神情略微不自然地看了看四周的平民,“今日为何这么多人往我们这边瞧?”

另一个侍从赶紧笑道:“公子,您也不看看是谁在身后跟着您?”

潘泽森回头看了看独孤倾城,嘴角挂上无可奈何的笑意,摇了摇折扇,“原来如此,独孤少侠到底还是气质出众了点。”

“我怎么了?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独孤倾城看着俩人笑得那么奇怪,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打量了一下身上的衣着,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难道是穿的太随便给他们丢人了?

“不不不,少侠穿这身衣裳,十分惹眼。”潘泽森赶紧澄清,生怕惹恼了这位少侠,自己就被他一剑杀死,毕竟江湖人士脾气都比较大啊。

“是吗?这是阿云给我搭配的,他说这样比较像个小厮。”独孤倾城听到潘泽森这么夸自己,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走起路来也更加自信了。

“少侠,等会儿我们要去的是龙凤楼,这是一家酒楼,但只招待朝廷里的重大官员。我此行带你一起过来,是为了让你潜入其中,探听一些对我们有利的消息,在让重云帝登基的时候能够少些麻烦。”潘泽森皱紧了眉头,装作寻常聊天低声与独孤倾城说这些话。

“明白了。”独孤倾城点点头,一脸严肃,自己行为散漫多年,还是第一次这样干一件大事。

“就拜托你了,少侠。”潘泽森来到了酒楼门口,心里到底很是紧张,又嘱托了一遍。

独孤倾城摆摆手,示意他无须多言感谢。“这是家父嘱托我要办的事,公子以后叫我倾城便好,我本不是什么武侠啊……”

“好,倾城兄弟。”潘泽森对他温和地笑了笑,带着武功高强的剑手来到龙凤楼,心里也有了底。
进入龙凤楼以后,又一次刷新了独孤倾城对京都的印象。

不同于外面街道的民风淳朴,龙凤楼里是各种高官出没,身后最起码都带了两个随从小厮。人人衣着华丽,红光满面,有些年纪轻轻的的官员却早早挺起了将军肚。

“不愧是贪污受贿的大官员,个个满肚油水。”独孤倾城不经意吐露出自己对这些贪官的嘲讽之意。

潘泽森也忧心忡忡地告诉他:“其实京都远不如你看见的那样繁荣昌盛,这些景象其实都是假的,只不过想营造出一种我朝强盛依旧的假象。这龙凤楼里的贪官们,府里的进账有时候比宫廷里还多,百姓们其实日子过得很艰难。”

“真是可恶!”独孤倾城自小便被独孤一城教育,凡是因个人私利而危害他人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只要让百姓民不聊生,就不是什么好皇帝。

“倾城兄弟,你重点观察一下那位高大人,他是朝廷重臣,受宁王器重。近年来贪污受贿不少,如果能把他拿下,那我们对付宁王可就好办多了。”潘泽森不令人注意地用折扇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身型肥胖的官员。

独孤倾城的双眼迸发出凛冽的寒光,“交给我吧。”

说完,他便跟在潘泽森身后,来到高大人的席前。

潘泽森先做了个揖,即便他们在朝中的地位其实相差无几。“高大人,近来可好?”

独孤倾城即便是站在身后旁观,也能感受到俩人之间的僵硬气氛。

“是潘大人啊,难得你也来了龙凤楼,快快入席。”高大人见到潘泽森时显然吃了一惊,但到底是混迹于朝廷的人,也懂得巧言令色。

“多谢。”潘泽森欠了欠身子,小心翼翼地坐下,一时间,无人言语。

还是高大人打破了僵局,“潘大人过来找我,不只是叙叙旧这么简单吧?”这位贪官显然是个急性子,还没多久便提出心里的疑问。

潘泽森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大人,我有一事相求……”

独孤倾城趁他们谈话时悄悄溜出包厢,在龙凤楼里假装漫不经心地巡视了一遍,发现了不少官员聚集在这里,明面上是说在这吃饭喝酒,实际上,暗地里都在进行不可告人的黑暗交易。

突然独孤倾城被一个鲁莽的小厮撞到,踉跄了一下。他抬头仔细看了小厮一眼,发现他旁边还站着一位神色冷漠的官员。

独孤倾城正要离开,小厮却没事找事,拽住独孤倾城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你走路不长眼啊,还好撞的是本大爷,要是撞到了我身旁的这位龙大人,你可就死定了。”

独孤倾城想到自己现在是小厮的身份,压住了心里的火气,连忙说道:“抱歉,我会注意的。”

然而这个嚣张的小厮似乎不肯放过这个羞辱人的机会,依然没有放开独孤倾城的衣襟。“想要走?给本大爷磕个头。”

“休想!”独孤倾城不屑地看了小厮一眼,甩开了小厮的手,而龙大人则站在一边仿佛是在看笑话。

小厮恼羞成怒,上去就是重重的一拳,对着独孤倾城就挥过去。可他哪里是独孤倾城的对手,独孤倾城只需侧过腰就能轻轻松松躲过去。

小厮见状,掏出了自己的匕首,盲目乱挥刀,试图吓退独孤倾城,但独孤倾城下盘十分稳,只靠腰部运动就能左闪右闪,终于被他抓住了小厮的攻击盲点,使出大挪移术,从小厮的跟前瞬间移动到了他的身后,小厮停止动作正疑惑时,独孤倾城一掌劈下去,正中对方的后脖颈处,小厮痛得龇牙咧嘴,倒在地上打滚求饶。

独孤倾城不想恋战,整理了下衣裳便要走。可这时一个带刀侍卫冲上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阁下不妨与我的带刀侍卫比试比试?”龙大人饶有兴趣地说道。

“真是麻烦。”独孤倾城拔出了自己的青铜剑,下盘往后倾,做出了迎战的姿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统计|小黑屋|
网络文化经营:沪网文(2017)8450-629号;增值电信业务:沪B2-20050107;互联网出版:新出网证(沪)字008号;

GMT+8, 2024-6-17 08:12 , Processed in 0.035146 second(s), 8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